酢1個

ATLUS粉

统一回复:
2016年3月-2018年3月,我在fgo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

由于各种原因,这份喜爱没有办法做到像当初一样了。

真的很感谢各位朋友愿意阅读我的拙作,给我建议和鼓励,离开一段时间后我认识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

出坑了,爱过,也感动过,没什么遗憾。

再次感谢。

【all闪】神代末的赤瞳

一辆长车 根据2017冥界圣诞节的梗 内尔伽勒是拉二脸 (表面意义的拉二闪)有女神闪 神代人物出没
虚构/请注意以下几点
1 伊士塔尔的性格根据史实 请不要打我
2 我真没有绿艾蕾!!
3 闪作为神代人偶 并不是由女神生产的

Ok的话请链接:https://m.weibo.cn/6140142350/4214004638995440(评论还会再发一次)

【言金】于上帝创世的七日

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闪池马上要来了!奶大家都出货!

一辆很长的车!设定是5麻和闪于圣杯战争之后的故事。

残损有/ooc有/虚构

老规矩!注!意!身!后!啊!各!位! ​​​

Ok的话请:https://m.weibo.cn/6140142350/4208541302041322 (链接评论还会发一次)

【士劍】於千年王國的塵封之劍

【村正x阿尔托莉雅】

虚构/死亡设定/梅林出镜/非常虐!!!

一个轮回的故事。

---------------------------------------------

村正坐在伊勢國的居所喝酒的時候,天下起了小雨。朦朧的青光裡花之魔術師突然造訪,他揚起袖子自時空的間隙緩緩落下。村正低頭看見了這白髮的夢魔腳踝正流著血,在居所的地上積成紅色的一小灘。

「你受傷了。」鍛造靈刀的他顯然對夢魔之類的生物見慣不怪。

那個時候的他對世間充滿憤恨和無奈,因為被人誣告鍛造的是妖刀而被德川打入地牢。回鄉的時候人們避違他,村正被迫搬到更偏僻的地方,每日同冰冷的鐵塊和炙熱的烈火作伴。

「那麼,你來見我是為了什麼事呢。」

梅林將帶來的鏽蝕鐵塊遞給村正,刀柄還能看出一圈金色的花紋,可惜鏽蝕的太嚴重了,村正搖了搖頭。

「這大概是沉在水底幾千年的鐵塊吧。」

梅林緩緩地說,“我走的太急,以至於被塔頂的鐵鎖劃傷了腳踝,從阿瓦隆到不列顛,我隱人耳目,為了讓您能在這鐵塊消失殆盡之前看它一眼。”

“這把西洋的劍難道和我有關係嗎?我怎麼不記得。”

花之魔術師道:“命運的話我無可奉告,不過委託人是我,您重新打造好之後我可以實現您的一個願望。”

對世間感到悲傷的刀匠的心底早已沒有什麼願望,每日酒食不愁清心寡慾已是常態,於是他無趣的說:“那就讓我看一下劍主人的過去吧。”

花之魔術師笑起來。

村正接下這柄鏽劍,將鏽蝕打磨乾淨後已經到了傍晚,紅霞褪去的時候他將花之魔術師帶到客房,“我這裡比較簡陋,而且德川的人還在監視我。”梅林露出了從容的笑,“我不會逗留太久,阿瓦隆的仙女們很快就會來找我。”村正歎了口氣,

“你給我三天好了,我對西洋的劍也沒有辦法,如果失敗了還請你原諒。”

“沒關係的,那也是她的命運如此。”


第一日村正打磨的時候小憩了一會兒,原因是夢魔給他的圖紙太過複雜,初春總是容易疲累。他的夢裡渾渾噩噩:一位美麗的異國女性騎著馬帶著軍隊回到王城,他看著她從容不迫的走向玉座,取下身側的佩劍。

“圓桌會議開始!”

穿著厚重鎧甲們的騎士向她彎腰行禮,然後紛紛就坐,美貌的國王始終不發一言,她的眉頭緊皺。村正看著劍柄處的一圈金色的花紋,這柄劍雕刻的異常精美,刀匠一定是傾註了畢生的心血。

醒來的時候梅林正赤著腳坐在自己身邊吃糰子,還換上了同自己一樣的便服。

“你還真是入鄉隨俗啊。”村正翻了個身。

花之魔術師露出促狹的笑容,“比起阿瓦隆和不列顛,果然還是這裡的美女更加清爽啊。”

村正突然有了一種想給他一腳的衝動,之後他冷靜了一下,坐了起來。

“「她」是誰。”

“哦,已經夢到了嗎。”

“不要裝傻,在這裡能對我夢境動手腳的人也只有你吧,妖精。”

梅林哈哈大笑起來,“比起未來的你,現在的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未來的我嗎……”

村正抬起頭看著天空,隨後他又疲憊的笑起來。

“怎樣都好,那個時候的我也已經不是「我」了吧。”


第二日的清晨他又夢到了那個騎著白馬的美麗國王,這次的她站在高丘之上,全身的鎧甲被血浸透。

村正如同一個旁觀者,這次他真正的站在了戰場上。

耳邊呼嘯著戰場的風,空氣中滿是染著血腥氣的沙塵。

國王卻沒有佩戴那把劍。

村正怔怔的看著她的身體被敵人刺穿。

白馬嘶鳴著,絕望的國王同時給了敵人致命的一擊:用長槍貫穿了對方的喉嚨。

「亞瑟!!!!!」

村正驚醒的時候梅林已經沒了身影,他離開的時候沒有拉上竹門,春雨落進來,弄的村正的夢也變得濕漉漉的。

真難過啊,他想。從火爐取出鐵塊開始打磨,他想著那枚囚禁在千年王國裡女王的佩劍上亙古又神秘的金色花紋,分神的時候刀鋒刺破了手指,血順著劍柄滴下。

「劍最後去哪裡了呢?」

飽嘗千年寂寞的鐵塊被錘敲擊,發出喑啞又苦悶的聲音。

完全冷卻的時候,村正坐在熄滅的爐火邊,用古樸的工具雕刻起腦中繁複的花紋。


第三日花之魔術師看到完成之後的劍,大笑著鼓掌,“您可真是厲害啊,不愧是馳名天下的刀匠。”村正並沒有欣喜之情,他冷冰冰的對梅林說,“那麼請完成我的願望吧。”

梅林的腳下花瓣打起璇兒,他將手掌附在年輕刀匠的額頭。

“首先,這並不是偽劍,斷裂也好,鏽蝕也罷。從始至終,這把聖劍的材料都是這塊神鐵。”

“其次,劍也為同一人所造。”

村正瞪大了眼睛。

“覺得諷刺嗎,這便是命運啊,千子村正。”

來自未來的魔術師將手掌收回,年輕的刀匠便脫力的倒下,陷入了酣眠。


最後一個夢裡纖細的少女握住劍柄,耳邊又響起了花之魔術師熟悉卻又威嚴的聲音,“記住,拿起這把劍,你就不再是普通的少女,你需要肩負一切的國家重任,作為王而伫立在高處。”

“我明白了。”

“你終將走上孤獨之旅,並在一個白日隕落。”

“我不後悔。”

活在相隔幾千年的刀匠想拼了命的大喊,他張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伸出手卻被植被的藤蔓束縛,他的胸口空蕩蕩的,熱淚從眼眶流下。

「求妳了!!別碰!!」

少女拔出石中劍的那一刻烈日正照在他苦悶的眉頭,年輕的刀匠仿佛全身散了架,千百年來的夙願仿佛在那一刻得到了終結,命運的絲線又諷刺將他們連在一起。

“老師,我做的好不好。”

微風拂過的時候,天真無邪的少女追著遠處魔術師的白袍跑去。

彌賽亞

【虚构的葛叶雷道的故事】(太想看残损了www)

【渎神注意】【邪/教可能】【非常暗黑!】

有宗教信仰的朋友请右上角/

------------------------------------------------

葛葉雷道於幼時詢問過祖宅的參天巨木,那個時候祖父因為重病虛弱的快要死去。巨木告訴他祖父的靈魂已經去了三途川,和曾經相處過的仲魔們一一道別:男性仲魔予以擁抱,女性則是鄭重的親吻。雷道聽著巨木說告別禮後祖父的靈魂平躺在棺木裡,阿努比斯拿出天平,用小刀剜出了他的心臟。

之後成為了第十四代宗主的雷道於巴比倫的廢墟中找到了伊斯塔女神的大王冠,他用葛葉家主的雙目見證了神代的土崩瓦解。最後的女神將他托在手心:「彌賽亞啊,我等的遺跡有朝一日也會被滅世的洪流淹沒,再此我賜予你【心】。作為上帝的棄子,請好好銘記作為人最後的快樂時光。」

諷刺的是,雷道並沒有體驗作為人的衰老,在大正時代即將結束的時候,他的生命也一同隕落了。

命隕之時的他回到了埃及,沿著摩西的腳步走在沙漠盡頭的時候卻看到了白騎士。那形如骷髏的男人牙床顫動著,對著自己舉起了聖槍。

“此世最後的人類嗎?很可惜,已經沒有諾亞方舟了。”

被聖槍射中的左耳流出了鮮血,滴在腳邊的沙礫上。雷道飛快的想著摩西是如何離開埃及,然而白騎士卻催促道:“祭祀快开始了。”他乘著的馬的亡骸發出嘶鳴,雷道看著在天空中飛舞的骷髏們代替天使吹響了號角。

於封印中蘇醒過來的路西法赤裸著身體,雷道甚至覺得他貌美的像個女性。這傳說中的萬惡之源指引著其他的末世三騎士為空無一人的下屆帶去災厄的洪水。“即使乘上了諾亞方舟也絕不放過你們。”妖魔們在臉上塗抹血跡,互相吐著口水,分食人類的肉體,並在倒十字架前瘋狂交合。

葛葉傢的幼子世世代代被選為「彌賽亞」,同各個時代的神靈妖鬼締結盟約,拯救了無數人卻被迫承受自己的終焉:在黃沙盡頭目睹魔鬼滅世,心臟被歸還於天。

“我在做夢吧。”穿著大正時代制服的上帝棄子側著頭問路西法。

“是的,一個永恆的夢。”漂亮的魔王笑起來。

夢的盡頭同祖父一樣,胡狼頭人身的神獸剜出自己的心臟放在秤上,雷道看著那紅褐色的肉塊怦怦亂跳。奧西裡斯的妻子赤裸著腳踝於尼羅河中,漫無目的的尋找丈夫被大卸八塊的肉體。雷道突然覺得疲累:怎樣都好吧,希望再次醒來的時候不是上帝正在創世的那七日。他看著碎裂的梅塔特隆的大天使像沉沉的睡去了。

【ライ修羅】冰與火之歌

葛葉雷道/人修羅

虛構/背景設定是真·女神轉生3/ooc有

非常暗黑!

*中間的日記摘自真·女神轉生3開場的啟示錄

--------------------------------------


人修羅攀上高聳入雲的東京巴別塔,這裡的雲朵甚至都充滿著血腥氣,他踏著仲魔和人類的尸骸碎骨向塔頂邁進。惡魔之主路西法自滿月在東京重新受胎後成為了他的引導人,人修羅被化身巫女的祐子澆灌粘稠的“聖水”(人血),在巴別塔前往異世界的時候沐浴在血河裡的路西法向他托話:

「塔頂的守門人是個被冰封了百年的孤寂男人。」

「人柱嗎。」

「是個在雪夜誕生最後又死在雪裡的可悲靈魂,完成使命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如今又為了某種執念而擋在新世界的大門前。」

人修羅去了吉祥寺,接著又去了新宿的邪教之館,滿月後仲魔們變的不再交流,無意義的街頭漫步會遭到殘酷的虐殺。這裡正為了迎接新世界而放著福音,人修羅看著墻上貼滿了天使和惡魔的相片,實驗室的福爾馬林裡還泡著被當成寄生體的男男女女和惡魔的胚胎。

「人修羅先生,東京巴別塔快要建成了吧。」

彌賽亞和蓋亞教的信徒總會跑來重複這無意義的對話,這些披著聖袍的男男女女的皮肉下則是被惡魔寄宿的亡魂。人修羅曾在街頭目睹幼女被殘殺,惡魔們享用過她的肉體之後揚長而去。他想乾嘔,張開口卻噴出一團明黃色的火焰。

即便這樣,化作半人半魔,成為新世界的開拓者,卻被人所拋棄,也被惡魔疏遠。陪伴人修羅的只有一雙拳頭,還有一本日記。


「大正8年於寒村。」

「我通過祖宅那棵存活了千年的巨木得知了未來,包括我的死。」

「以下是來自未來的訊息。」

「由憤怒之神的啟示,或是惡魔之王的預言。」

「我們的世界已死。」

「邪宗之男宣告著破滅,聖女沐浴泉水,光被呼喚而來。」

「東京即將受胎。」

「極南之地開了條裂口,混沌——從地底爬了出來。」

「死亡接踵而至剩下片片焦土。」

「即便日復一日的祈禱,尋找救世的神靈,留下的也只有惡魔與死神而已。」

「譏諷著的黑暗裡留給我的只有謊言。」

「背負使命,註定成為在日升之時蒸騰的落雪的我,伫立在巴別塔上。」

「讓最後的真實在燭臺的火焰之中緩緩燃燒。」


這段文字,人修羅讀了百遍。事到如今他也做著類似於“清掃著”的工作。祐子出於對他的好感而讓他魔化,說是為了拯救他迷茫的心靈。這本日記來自南極的一隻小小的雪人傑克,在交託日記的時候它已身負重傷,全身被烈火燒灼的乾癟縮水。

「嘻呵——俺要追隨主人而去了呢,還請你用心保存——這舊世界存在過的證物。」

日記的最後一頁寫著被流放到異世界的主人的名字:「第十四代葛葉雷道。」

攀至巴別塔高處時,他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般。那日記的主人,如寂寞落雪一般的男子伫立在高處。

大正時代的制服,腰間配著一把漆黑的長刀,風一吹過,他就如同雪一般消散了。

人修羅看著爬滿英俊男子小腿的男男女女,直通黃泉比良坂的咒術將他束縛著,不是除魔師,不是惡魔召喚師,只是一屆可悲的亡魂。

這就是早已死去的葛葉家主嗎…………


「你的嘴裡似乎有硫磺味。」

冷若冰霜的男子如此說著,下一秒毫不留情的揮刀斬向人修羅的雙臂。這可憐的悲情男子,生前是葛葉家的人形兵器,死後仍然被命運玩弄,化作秩序的守護者阻擋著人修羅。

「這是你的日記吧。」

人修羅翻開最後一頁遞給他,冰冷的男子掃過一眼就矢口否認。

“不,不是我,確切的說著不完全是我。”

“?”

“第十四代那孩子還是對沒有污染的新世界充滿眷戀,甚至可笑的相信身邊的人,”人修羅看著他慘白的嘴唇翕動著,“而我,是所有「葛葉雷道」的集合體,自初代到最後一代,是葛葉家對現世延續百年的仇恨。”

人修羅笑起來,從口中噴出一團火焰,面前與自己水火不容的男子戒備的用「赤口葛葉」直指自己的咽喉。人修羅不在乎死,死對他來說更像是一種解脫。

“痛苦嗎,死後也不得安眠,生前猶如奴僕一般被身邊人使喚,盲目的寄予信念,這一生都在為他人而活。為了讓這「葛葉雷道」的名號傳下去,日復一日的戰鬥,肉體千瘡百孔的滋味想必你還記得吧。”

男人身邊的雪凜冽了起來。

“即便這樣,你雖然不承認,可還是願意相信未來,甚至因為好奇去詢問無所不知的參天巨木。對舊時代的疲倦讓你麻痺自己,現在的你是無比羨慕我的。”人修羅放下了所有武器,


“來吧,「雷道」,殺死我,你便可以轉身去那個「新世界」了。”


如同冰雪一般冷酷的男子聞言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收起了「赤口葛葉」。

「你和我真像。」

人修羅苦笑著。

從創世紀到東京受胎,人與仲魔們的身體還是由微小的原子構成的。生老病死,原子也進入一個個輪迴,說不定幾千年前組成你心臟的一顆原子,也曾在在我的體內流淌。

世事劇變,斗轉星移,誰又是誰的前世今生呢?

【言金】受胎告知2

大家好,是我,大家的老司機阿酢。

雖然是2但是和之前那篇毫無關係(還是孕梗)

這個車速還是挺快的(尺度驚人)/流血有/ooc有/設定是5麻/完全虛構/18歲以上才可以看哦!

沒問題的話圖文老規矩👌🏻

https://m.weibo.cn/6140142350/4204778101191305

(我在評論裡會說明其他注意事項)

【言金】受胎告知

孕梗/一辆车/虚构/

暗黑设定

设定是4麻 闪的确是怀了麻的包子 后来因为魔术的不成熟……(不剧透啦)
梗来自天使莱拉的职责

注意身后啊各位朋友!!!(老规矩正文见链接的转发 ​​​

链接:https://m.weibo.cn/6140142350/4204164307700423

【士金】【言金】入殓师

虚构/士郎入殓师设定/麻婆日常被绿

车速很快!!系好安全带!!

没问题的话老规矩

链接:https://m.weibo.cn/6140142350/4203818512338036

(车在转发里)